第三卷 两代恩怨

第二十五章 剿山

更新时间:2018-01-12 00:21:05字数:3001

第二天上午9点多,一排牛车停在了山寨的门前,每个车上面都装着一个大箱子,第一次来的那个人上前拜见,“货物都在车上,请乌兰大当家验货!”乌兰派人撬开木箱,里面确实都是武器弹药,还都打着油纸呢!乌兰这边派人上前搬箱子,那人摆摆手,说:“且慢!货物可以搬下来,箱子却不能动!”

乌兰一瞪眼,问:“这是什么规矩呀?!”那人回答:“临出门我们当家的嘱咐,卸了货箱子不下车,就地把那三个人装入箱子,钉死。这样,慕容海就算是从空中御剑而过,也不会想到他的儿子就装在箱子中!”说着,那人还得意地笑了笑。“你们当家的真是比猴还精啊!”乌兰骂了一句,随后说:“好!把人带出来!”一阵吆喝,我们三个被反剪着双手,嘴里堵着毛巾,从里面押了出来!那人上前仔细打量了一番,命令伙计把我们装进箱子,钉好箱盖,向乌兰行了个礼!说乌大当家的,后会有期,说着招呼伙计,起运!

一路无话,我们在箱子里,饱受颠簸,只希望早点到达!小七跟小三挤在我身边,小七说:“这狗孙子怎么想出来这么阴损的招数,挤死了!”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我们被抬着进山寨,摆在地上。外面一通脚步声,之后,就是撬箱子的声音。

箱子被撬开,一股黑气弥漫开来!六个女鬼呼啸而出!我们被从箱子里抬出来,拿掉塞在嘴里的毛巾,一个声音阴阳怪气的说:“路上委屈三位了,我还以为慕容海的公子是什么三头六臂呢,原来是妖啊!三个妖怪!我没有灵眼、阴阳眼一类的,但多年的经验,还是一眼就看出你们身上发出的黑气!嘿嘿!”显然,他把女鬼们冲出箱子时候的黑气给误会了,不过这正是我要的效果!

接着,他用手挨个向上推我们的下巴,看看长相!一边看一边哈哈大笑:“慕容老儿的儿子到了,没想到还有陈老杂种的徒弟!哈哈哈哈!”说着向后一招手,走上来一个络腮胡子,光着膀子,是个头上缠着红布的刽子手。端着一个木盘,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刀具!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又开口了,本人郑桐,今天让你们死个明白!我要将你们活剐了!不仅是为被打死的老大燕师兄,老十三胡小妹,还有被你们抓的三师兄、四师兄、五师兄,更是因为慕容海跟我有杀父之仇!老一辈少一辈的仇一块算!

原来这郑桐的父亲叫郑灏山,十年运动中说过的那个郑颢山。当时村里有个祖传了几代的阴阳先生,这郑灏山就把人家给抄了,人也以封、资、修的罪名给关起来了,严刑拷打,要阴阳先生把本事教给他。教会了一样,又要另一样,就这样像挤牙膏一样,挤到人家再没本事教他了,才给害死了,还给安了一个罪名“自绝于人民!”伪装成自杀。那个时候,这种事情是没人管的,许多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害死了。

先前在介绍重夕的师父陈老瞎子的时候提到过这个郑颢山,也就是这个人。运动过后,虽然他没混上多大的官,却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混混,搞些巧取豪夺,强买强卖之类的勾当,后来以学到的那点本事,经常搞些耍钱闹鬼的小把戏骗钱。七十年代,经济困难,许多农民靠打水泥柜和水泥棺材赚几个零花钱,这货就利用自己的势力将附近打水泥棺材的都拢过去了,出售必须经过他,转手收双倍的钱!

唐山地震的时候,附近村里有许多人遇难,他就靠这个发国难财!有个老刘头,地震中死了老伴,来买棺材,他见买的人多了,就一再加价,老刘头买不起,就托自己木匠社的哥哥,利用自己倒塌的厢房门窗的口料,攒了一口棺材,没有买郑灏山的账!要说这老刘头也有点底气不买他的帐,因为这老刘头是个复员军人,当年参加过解放战争。后来抗美的时候,他弟弟也要应征入伍,他当时跟弟弟说:“打仗那点事你搞不懂,像你这样的,去了就会被打死!”于是他复员不久又代替弟弟去了,参加完抗美,他再次复员了。军功章也没少得,但不识字。当年一同参军的表弟和内弟,一个已经是高干,另一个也是地师级了,他却还是在家种地,有人看他孩子多,不好过,出主意让他去上面找,他不肯去!

所以他要不买郑灏山的帐,闹起来上头也不敢亏待他。这郑灏山,见老刘头没买他的帐,放出狼言大话,你老伴肯定会诈尸!这老刘头夜间见到尸体有异动,吓得爬到房梁上去了。因为他家穷,房子没有吊顶,房梁是明着的。这一宿,老太太的尸体在屋里是转着圈地找啊!当然,由于老头在房梁之上,僵尸也还是没有找到。第二天,郑灏山跑来看了看老头的房子,又抬头看了看房梁,发狠说:“今天你就是爬到房梁上也好不了!”老刘头是真害怕了,去找木匠社的哥哥商量对策,恰好当时一个年轻人从那经过,老刘头的哥哥认识这个人。老头对两人说了自己的遭遇问如何是好,小伙子一笑跟木匠说:“这个简单,你给他削五个桃木剑就行了。晚上尸身哪个部位动,你就往哪个部位放一把!”到了晚上,果然尸体的头部开始动,他就在头部放一支桃木剑,头部不动了。接着左臂动,左臂也放一个。这样接连在尸体的头部和四肢都放上了桃木剑,尸体这才彻底不动了。

第二天有人发现,郑灏山被钉死在了供桌之上。(相传,木匠是鲁班爷的后人,只是木匠社里头并不是祖传手艺,不供奉鲁班爷,所以这个木匠老哥并不懂其中的门道,如果是祖传木匠的话想要整死郑颢山也就是举手之劳。)

我听到这里,哈哈大笑,“你老爸缺德带冒烟的,死了活该!那个出计策的小伙子就是我爹吧?我爹还算宅心仁善,换了我死了也不让托生,直接把魂魄再给收了,炼成丹药!哈哈......”郑桐气的脸色发紫,咬牙大骂说:“现在我就让你死也不得托生!”话音未落,外面“啪!啪!”响起了枪声!郑桐大吃一惊,“谁?哪里开枪?”一会一个匪兵慌慌张张地跑进来,“老大,不好啦,乌兰的马匪打上山来啦!”郑桐大惊:“地堡,地堡里的弟兄们呢?机枪怎么不射击?”郑桐恼羞成怒地吼着。

我冷笑一声,就听“嘭”地一声,我们三个身上的绳索同时挣断,这本来就是个障眼法!挣断绳索的一刹那,林峰“嗖”地一下,凌空跃起,一脚将郑桐踹到在地,这孙子摔的“嘎儿”一声,差点背过气去,旁边的卫兵还没来得及拔出手枪林峰的鞭就到了,“啪!”那卫兵嗷地一声,拔到一半的枪顺势就抖到地上了。重夕和我也没有闲着,我一手拔出宝剑一手剑指前伸,顺手就向那刽子手抹了一剑,他一声惨叫,重夕顺手从他盘子里拿起一把利刀,一把就插在他肚子上,他向后倒去。甩出一个剑花,一剑刺向了郑桐,郑桐知道我宝剑的厉害,一转身跑进后面的一扇小门。宝剑“当啷”一声剁在了门上。我们三个立即追了上去,小门通向了一处暗道,三拐两拐来到了一座半开的石门,郑桐“嗖”地一声蹿进石门,瞬间石门转动,关死了。这是一种叫做“吊死鬼”的装置,一个单人刚好可以挤过去,然而挤这个动作,同时也是锁死的动作!后面的人也就再也没有办法过去了,看来这货平时就有防备万一的准备,被他跑了!

我们三个转回大厅,一路杀出来,很快就与干妈会合了。这次战斗,六位鬼姐妹功不可没!打开箱子时,她们也从箱子里飘出来,到底郑桐没有受过真传,误以为那是我们三个的妖气,正是这六鬼悄悄解决掉了碉堡里的匪兵以及外面的暗哨,之后发出信号,通知干妈进攻。就在这山寨的大厅,我们举行了庆功宴。席间,有人提议让干妈把总部搬到这里来,干妈问我的建议,我回答:“郑桐虽然是自作自受,但从阴阳的角度说,他全军覆没,说明这山寨的风水存在问题,而且这里的地堡工事,无密可保。将来一旦对方进攻,很容易给人抓住死穴,所以要作为总部,最好是做一些大的改动,否则得不偿失!”干妈点点头,那就派些人守在这里,作为本帮的一个东道,将大部分物资装备拉走。我们随干妈回驻地休息两天,再做打算。运走的东西,整整拉了三天,这郑桐多年来没少打劫!

作者求捧场月票

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,捧场支持一下吧~投月票也可以哦!

  •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

  • 捧场500纵横币

  • 捧场10000纵横币

  •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

默认

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
客户端

下载《怪谈无终》

目录
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
书页目录

怪谈无终

倒序↓
正在努力加载中...
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

章节评论(共0条)

发表章评当前章节:
第二十五章 剿山
正在努力加载中...
 

腾博会 推荐

点击查看更多“怪谈无终”相关信息

关于纵横| 诚聘英才| 商务合作| 法律声明| 帮助中心| 作者投稿| 联系我们| 友情链接| 谨防诈骗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©  www.cartyw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,纵横腾博会 网,提供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 腾博会 ,腾博会诚信为本 腾博会 ,言情腾博会 免费腾博会 阅读。

ICP证:080527号 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 京ICP11009265号  京网文[2015]2368-459号  

作者发布腾博会 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本站所收录腾博会 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

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